迢迢_新闻网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迢迢

作者:陈月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19-12-05

    暴风雪下了足足十天,这路的尽头在雪雾中像希望一样遥不可及。先到来的是寒冷,然后饥饿接踵而至。寒风如刀子割在我的脸上,我有好几次感觉自己快死了,但并没有———似乎有什么仍然在支撑着我前行。 

      我是一个逃兵,从东部炮火连天的战场一直向西逃亡。也许是因为连上帝也不原谅我,我在逃离军队的第一天就遭遇了野狼的攻击,它无比凶狠,我用最后一颗子弹打穿了它的头颅,但它咬掉了我右边肩膀上的一块肉。

      我快没有食物了,伤口也渐渐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  这荒原寸步难行,太阳没有温度,连光都是冷的。

      恍惚中我想起了我的战友们。他们来自大陆的各地,有着不同的发色与肤色,但却有同样勇敢而坚毅的灵魂。我何其有幸曾与他们日夜相伴,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  鲍勃说我有着浪漫的情怀,最讨女孩的芳心,像诗人一样,于是一众士兵都在篝火前捧腹大笑起来,我也笑了。但随后我又想起他们都不在了,像燃烧的烛火,陨落的星星,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  于是我不再去想了,在泪眼中,前路变得更模糊。

      我要尽快回去找我的母亲,趁着我还有力气。她怕冷,一个人背不动柴火,没有人帮她烧壁炉。我还记得她教我做过的南瓜汤,香甜而温暖,在雪夜喝上一碗,似乎整个冬天都是温暖的,回去我就做给她吃。

      她喜欢红色,昨天我在路边看见了一块火红色的石头,于是用刀把她的名字刻在了上面,装进了小臂上的口袋里。有点重,但这就好像她在牵着我走一样。

      我从衣服里翻出我的军牌,它在这晦暗的日光下仍然熠熠生辉。我是个罪人,我想,我深爱着国家,但我却背叛了它。这广袤无垠的国土如今变得满目疮痍,繁华富饶的楼宇被夷为平地,我却抛下了它。

      过往之景在我眼前一一掠过,我看见夏日嫩绿的青草,花园里芬芳馥郁的玫瑰,教堂前的神像庄严地屹立,注视着我从出生到离乡,唱诗班的歌声悠悠传来,远如旧梦。

      我像被抽走了力气,倒在了路旁的一颗树下。

      泪水决堤而下,我看着不着边际的雪地,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,哭得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 我没有继续行走。耳边传来水流声,遥远得像是故乡的泉水汩汩作响,这里好像变成了一片不曾被战争侵扰的桃源。

      我想休息一下,于是我合上了眼睛。等我有了力气就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 小屋又烧起了壁炉,南瓜汤的香味弥漫在暖红色的小屋里,窗外下着大雪。脊背佝偻的女人在厨房里准备着美味的菜肴。

      妈妈。

      我笑了笑,轻声念道,妈妈。

      七天后,一名通讯员走进了军营。

     “威廉长官,我们有人在中部厄尔山附近找到了逃兵1046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  威廉从地图上抬起头来,用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,思考过后,缓缓道:“就葬在厄尔山吧。”

     “不通知他的家人吗?”

      威廉低下头,继续看起了地图。

     “他没有家人,他的母亲三年前就已经死了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